• <tr id="zjwv6"><s id="zjwv6"></s></tr>
      <p id="zjwv6"></p>
      <li id="zjwv6"></li>

      <table id="zjwv6"></table>

    1. 廣告位
      首頁 鄉鎮快訊 江西遂川:森林里飛出甜蜜的歌

      江西遂川:森林里飛出甜蜜的歌

      在距遂川縣城130里遠的雙橋鄉潭溪村,有個叫三界村的小自然村,與遂川新江鄉,泰和橋頭鎮接壤。在三界村的最里端,生長著漫山的茂盛原始次森林,有大量珍貴的稀有樹種和瀕于滅絕的野生動物。…

      在距遂川縣城130里遠的雙橋鄉潭溪村,有個叫三界村的小自然村,與遂川新江鄉,泰和橋頭鎮接壤。在三界村的最里端,生長著漫山的茂盛原始次森林,有大量珍貴的稀有樹種和瀕于滅絕的野生動物。在層巒疊翠的山嶺,一年四季都盛開著知名和不知名的野花,隨著林濤陣陣,散發出馥郁的清香。有毛栗、板栗、白臘樹、山烏桕,球木,山茶花,野桂花……這些,都是采集不絕的花粉源,分明是天然的最佳牧蜂場所。

      因病致貧 同林鳥飛

      劉世春和幾戶劉姓人家,祖祖輩輩生活在這里。
      如果不是突遭變故,劉世春會覺得生活在這里很幽靜憇適。雖然交通不便,只有一條逼仄的溪邊小路與外界相連,生活也清貧了些,但小農家庭自產自銷,生活還是能自給的。谷是田里種的,菜是園里摘的,再依靠祖上馴峰技術,養上幾箱蜜蜂割蜜換油換鹽,隱隱有一種“世居桃花源,不論魏晉”的感覺。
      變故要從1997年說起。自從兩年前結婚,生了個兒子,憑空多了兩張嘴,劉世春感覺生活一下窘迫起來。家境的貧困,妻子的嘮叨,使得他心煩意亂。突然有一天,劉世春倒地不起,口吐白沫,渾身抽搐,狀極嚇人。事后經過多方尋醫問藥,也只能舒緩病情,不能斷根。
      之后的那些年,對劉世春來說,仿佛是夢魘般地存在。定時不定時,劉世春經常昏厥,有一次還在溪邊倒了下去,差點淹死在淺水溝里。
      漸漸地,這個家庭的笑聲少了,吵口頻繁了,孩子的哭聲也多了。多處的延醫尋藥,家里積蓄早已消散一空。由于時不時地發病,即使去做零工,也無人請劉世春,都是生怕發生一些意外。妻子的臉上,逐漸多了郁郁寡歡的神情,對劉世春的態度也粗魯起來,直到某一日,直接不辭而別,“逃”離了這個一貧如洗的家。
      “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來臨各自飛”。沒了女主人,這么些年,劉世春也不知怎么過來的,整日渾渾噩噩,兒子也是全靠東家一口,西家一勺喂養大的。

      傾力幫扶 信心重塑

      2014年,劉世春被評上了貧困戶。
      逐漸,在長滿綠苔蘚的院子里,布滿了跋山涉水而來的幫扶干部的足跡。他們一而再,再而三的登門造訪,卻都吃了閉門羮。多年的病痛折磨,家庭裂變,劉世春變得有些憤世嫉俗,認為這些都是形式,是虛假的,世上哪有這么好的干部,來關心自己這個“世上多余之人”。
      改變從一件小事開始。偶然間,鄉掛村工作隊長李夏晶了解到,劉世春家里養了幾箱土蜜蜂,每年產的蜂蜜味好蜜甜,花香沁人,實是百花蜜中的優品。只因劉世春患“怪”病,又遠離集市,無人上門問津。李夏晶便自掏工資,以高于市場價的價格,把劉世春蜜缸中剩下的幾十斤蜂蜜包圓了,再自賣給親戚朋友們。這一舉動,實實在在地叩開了劉世春塵封已久的心扉,緊逼著他踏上脫貧奔小康的大道。
      劉世春說,李夏晶告訴他,政府的扶貧政策不能幫一輩子,也不會偏幫懶漢,幸福還是要靠自己的汗水奮斗出來。自己既然有祖傳的誘蜂、養蜂技術,可以適當擴大規模,只要蜂蜜好,銷路上幫扶干部和他一起想辦法。
      評上了低保,又加入了皇菊合作社,醫療保險和新農保都是政府代繳,衣食病痛無憂,劉世春漸漸心思活泛起來。

      養蜂釀蜜 苦盡甘來

      心里有了盼頭,手上便有了勁頭。為了不讓兒子以后重走自己的老路,初中一畢業,劉世春便將兒子“趕”出家門,去大城市打工“見世面”。自個在農忙之余,打造了幾十個蜂箱,又用熬制好的蜂蠟涂好備用。
      農村的山上總會存在一些蜜蜂,特別是在深山老林區,只要環境清幽,無污染,有花源,就會有蜜蜂的身影。但是往往,這樣的野生蜂蜜,要么在高山喬木上,要么在懸崖峭壁上,采摘風險很大。劉世春便帶足藥物,砍山刀逢山開路,遇水搭橋,渴了喝口山泉,餓了啃塊干糧,困了席地而睡,孤身前往深山尋蜂誘蜂。他將隨身攜帶的熬制好的蜂蠟或蜂蜜倒在碟子里,放在野蜂飛經之處,香氣引來采集蜂,再根據它們飛行規律,判斷蜂巢遠近。樹洞、土洞往往是野生蜂安家處,找到野蜂窩,割下蜂巢,把野蜂王帶回去,再培育優質強健的下一代蜂王。
      每年的春天,便是劉世春最忙的時候。2月份開花前,他得把蜂王放出來進行繁殖。蜜蜂分蜂王、工蜂和雄蜂,蜂王負責繁殖,雄蜂負責交配,工蜂從生下來就得勞動,采集蜂蜜供養蜂王,一直到死。壽命上蜂王最長,一般能活兩三年,工蜂只有幾個月,因此,每天都會有大量蜜蜂死亡,也會有大量出生。
      在分蜂時,他根據蜂多提蜂、卵多提卵、蛹多提蛹、蜜多提蜜、粉多提粉的原理進行處理。提出后,原群補上巢礎或空脾,把提出的卵、蛹脾放在一個空蜂箱中間,蜜脾放兩側,于次日誘入一個產卵蜂王,這樣就組成了一個新蜂群。此種方法既組成了新蜂群,又控制了分蜂熱,不長時間他便擁有40多箱蜜蜂了。
      2017年,僅僅養蜂收入一項,劉世春便一舉脫貧。
      收入增加了,生活豐足了,連逼仄的溪邊小路,政府也給修成了一條3.5米寬的水泥路。劉世春每天都樂呵呵的,病情也變好了,3—4年間,竟沒發作過一次。
      經過鄉村幫扶干部的賣力宣傳,劉世春家的蜂蜜賣得出奇的好,村第一書記危定宏一次性便代銷了80斤。在新修的水泥路上,經常能看到慕名前來購蜜的車流。
      劉世春說,現在他又新做了30個蜂箱,如今的日子,就像他割出的蜂蜜一樣,處處透著甜。25歲的兒子該談女朋友了,他得加把勁,多賺些錢,既幫著準備聘禮,也增加些自個養老的本錢。

      本文來自網絡,不代表遂川門戶網立場,轉載出處: http://www.queenspainterspro.com/1845.html
      廣告位
      上一篇
      下一篇

      作者: chanshi

      為您推薦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18505140675

      在線咨詢: QQ交談

      郵箱: 503168866@qq.com

      工作時間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節假日休息

      關注微信
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      微信掃一掃關注我們
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欧美成人精品高清在线观看
    2. <tr id="zjwv6"><s id="zjwv6"></s></tr>
        <p id="zjwv6"></p>
        <li id="zjwv6"></li>

        <table id="zjwv6"></table>